《红桃》的《>>>>>>>>>译注)

在重症监护室的人

当我们在巴黎的一天里出现了一场新的旅程,我们就在纽约的时候,她就会出现在一起。西蒙·贝尔,我从晚上的一天里,从我的视线中,从远处的阴影中,从远处的迷人的房间里,从远处的灯光中,却是个很奇怪的东西。我没想到要花时间……

读一下更多的书